聯系我們
  • 聯系人:舒國
  • 電 話 :020-86053869 86053879
  • 18929510813 張經理(業務經理)
    17665069200羅經理(項目工程)
    18933972033 張博士
     18933951081 (生產基地、技術服務)
    海外業務助理QQ2953761134
  • 傳 真 :020-86053879
  • 郵 箱 :[email protected]
  • 地 址 :研究基地:廣州先烈中路100號中科院. 營運總部:廣州開創大道彩文路飛晟一街科學城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國家政策 > 楊芳洲:上海自貿區將成為導致我經濟全面崩潰的巨大財富失血口 新聞詳情

楊芳洲:上海自貿區將成為導致我經濟全面崩潰的巨大財富失血口

作者:發布時間:2014/2/25 23:14:17點擊量:952

楊芳洲:上海自貿區將成為導致我經濟全面崩潰的巨大財富失血口

  2013年9月30日,以擴大金融開放為主旨的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掛牌成立,為此還專門由人大常委會在8月底通過決議:授權國務院在上海自貿區暫停實施《外資企業法》、《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等3部法律關于行政審批的有關規定。外資可輕松設立獨資及合資銀行(掛牌當天既有兩家外資銀行獲得“準生證”),上海自貿區雖也規定了對外資的限制性“負面清單”,但為開放金融,2014年則將對其負面清單“瘦身”壓縮,“按照國際通行慣例,進一步減少負面清單中(對外資)的限制措施 ”[注1] 加之上海自貿區人民幣可與各種外幣自由兌換,可投資各種商品金融期貨,允許部分中資銀行從事離岸業務,鼓勵融資租賃業務及境外股權投資項目等等,上海自貿區如此不顧一切的金融開放,實際上是給了國際資本任意跨境套利、轉移資產,并利用各種金融工具(尤其期貨、期權)的杠桿作用制造巨大金融風波洗劫中國的便利。令人想起拉美、東南亞、俄羅斯放開金融管制的慘痛經濟災難。

  災難正悄然向我們走來

  現災難正悄然向我們走來:上海自貿區剛掛牌半月,人民幣匯率即出現罕見大幅波動,由10月中的6.11元/美元,一周時間突然飆升至6.07元/美元,后又回調,然后繼續飆升,進入2014年后一度面臨破5,然后再回調,這說明已有短期熱錢大量涌入,而且熱錢涌入和外匯流出在互相掩蓋著,并且這次即將形成的巨大金融風波的真正方向是要做空中國!這是因為:

  1. 各種金融工具做空杠桿已基本齊備。滬深股市早已完成了股指期貨等杠桿做空機制,外資除公開的QFII投資渠道外,還有很多境內隱蔽渠道及境外ETF(交易所交易基金)等方式投資A股;上海自貿區也實行人民幣與外幣完全可兌換,形成匯率、利率和債券的市場化,前年已推出外匯掉期,中金所還要推出股指期權、外匯期貨。

  2. 我國從1993年至今,經20年長期持續大量對外流失財富,已形成人民幣與其對應的物質財富表面上100萬億元以上的巨大泡沫(這不是因為多發了貨幣,而是因為財富流失而使與之對應的人民幣多了出來);并且外資近三十年(以每年20-30%的利潤率)已在我國囤積了巨額財富而準備撤回;因空置樓房超過6000萬套造成的資源錯配(本身就是通貨膨脹的重大因素),及中國的房地產價格在過去10年已漲了5倍以上,房地產總市值已是GDP的3.8倍,形成樓市及銀行資產的巨大泡沫(這個泡沫中有一部分與財富外流的泡沫重疊,其它是資源錯配使然);人民幣的巨大泡沫、樓市和銀行資產的巨大泡沫,以及我國現有財富中有相當大一部分屬于外資所有,這三個方面的經濟泡沫其總金額加起來不下數百萬億元人民幣,再加上地方政府和企業等早已大大超過GDP的債務泡沫,外資正是看到了這些巨大的風險而準備撤回(但只要人民幣未實現完全可兌換,這個目的就難以達到),F外資已徹底拋空了中國的銀行股權,香港首富李嘉誠也已從中國大規模撤資,預示著這場金融風暴即將來臨。因此上海自貿區開放金融“恰逢其時”,顯見是內外勾結的產物!待巨大的金融風波徹底做空中國,導致我經濟崩潰后,國際資本就會再回來以最低廉的代價全面控制我經濟命脈!

  長期大量流失財富的積累如開放金融必導致經濟崩潰

  凡以金融沖擊做空一個國家而導致該國經濟崩潰,一定先有該國相當一段時間嚴重的財富外流而出現財富(相對于本位幣)的巨大黑洞,此黑洞不僅使在該國的外資感到巨大的風險而急于撤出,并形成羊群效應,帶動大量內資也爭相流出,因此做空最易;而且這個財富黑洞所形成的做空利益空間十分巨大,其體積(金額)不僅包括表面呈現的這個財富黑洞本身(商品財富與本位幣的差額 即通脹因素),而且包括尚留在境內的外資掩蓋著的那部分財富流失(外資利潤積累 潛在黑洞),以及將跟隨外資撤出的內資;僅這些貨幣金額還遠遠不夠,國際資本做空該國的利益空間還包括本位幣與外幣的匯率被打入谷底后,外幣持有者便能以難以想象的(以外幣計量的)低價輕易地買走大量國內優質商品和優秀民族企業,造成財富第二波流失浪潮。(90年代中后期去過俄羅斯的人可能都會記得那時美元在該國巨大的購買力,如一張莫斯科至彼得堡的飛機票只賣1-2個美元,這就是由大量喪失外匯引起的第二波財富流失浪潮。)經過外匯和國內物質財富兩次重大財富流失后,本位幣幣值的跌落波及到國內具體商品,惡性通貨膨脹便在所難免。于是隨后引發劇烈的銀行擠兌風潮,金融危機發展為全面的經濟危機 。國家若不增發貨幣支持銀行,只能聽任銀行破產,經濟崩潰;若以資金支持銀行,則產生更嚴重的通貨膨脹,仍然是巨大的經濟災難。

  由于人們信心的崩潰和“效率經濟”的放大作用,以硬通貨形式大量喪失財富而引發的金融危機,在發展為全面的經濟危機后所造成的損失,必將數倍甚至數十倍于引發金融危機的那些流失財富。

  因此,當財富流失形成較大的財富黑洞(通脹因素),如再開放金融(取消必要的外匯管制),必然要引發金融危機導致經濟崩潰。

  俄羅斯和拉美、東南亞長期財富流失開放金融的慘痛教訓

  俄羅斯早在前蘇聯時代就有較嚴重的財富流失問題,美國操控國際黃金市場使想得到外匯的蘇聯只能以低價出售其生產的黃金,國際資本又普遍利用盧布匯率計劃內與黑市之間的巨大差價套走蘇聯巨額外匯,(蘇聯垮臺的經濟因素并非與美國軍備競賽,而是長期的財富流失,)經財富外流長年累月的積累,致使蘇聯解體放開外匯管制后盧布大跌,造成1991年的惡性通脹。以后又搞私有化改革,導致每年至少數百億美元的資本外逃(廠長經理們轉移竊取的非法收入),所有這些財富外流的積累(至少數萬億乃至十萬億美元以上),終于引發1998年慘烈的金融危機和經濟災難,使一個曾經的超級大國淪落為三流國家?恐湄S富的石油、礦產、木材等自然資源和雄厚的軍事工業基礎,以及漂亮的俄羅斯姑娘滿世界賣淫掙外匯,俄羅斯才逐漸恢復到二等強國的地位。

  其他如拉美(尤其阿根廷)、東南亞各國遭金融沖擊導致其經濟崩潰,也都是因其在法制缺失的腐敗環境中開放金融,長期對外流失財富的結果。

  中國的財富流失規模及開放金融的巨大風險

  中國長達20年的財富流失規模更是人類有史以來絕無僅有,我們財富流失的渠道是多方面的,僅貪官非法收入形成的資本外逃就是天文數字。另據《參考消息》2012年12月19日第16版刊登路透社華盛頓報道《非法資金外流 中國高居榜首》披露,一個金融監管團體在最新報告中說,在2000年至2011年期間,中國總共有3.79萬億美元犯罪、腐敗資金流出,F又過去三年,按這個金融監管團體計算口徑的統計應早已超過四萬億美元,總之,貪腐資金外逃規模十分巨大。

  除貪官們外流的財富,民間富翁(因經營環境惡劣、水、空氣污染,食品不安全,孩子課業負擔太重缺乏睡眠等原因)移民帶走的資產也至少萬億美元以上。我外匯儲備購買美債、歐債、日債、及外國垃圾債的三萬億美元也是嚴重的財富流失問題(許多垃圾債已灰飛煙滅,美、歐、日國債利息彌補不了其貶值損失,等于將最緊缺的資金給西方國家白使,算上央行對沖外匯占款而舉債的利息損失,僅此就相當于我失去了二、三百年國債建設資金)。我們的國有銀行和民族產業全部是以難以想象的低價被外資參股控股(其中參股我銀行的國際資本凈賺至少7倍以上),造成我財富利權嚴重外流。我國的政府采購嚴重歧視國貨,進口大量并不先進的昂貴外國設備(如鐵道部、核工業部)等,財富外流也是天文數字。我許多海外上市公司將國內壟斷暴利給其海外股東分紅超過其國外融資額數倍乃至數十倍,又至少造成數千乃至上萬億美元財富外流。我們的股市每每總是讓外資坐底而獲暴利,哪次不流失成千上萬億財富,暴炒我國房地產而獲利最大的則是麥當勞等外資;所有這些財富利權外流至少已達平均每年數千億甚至上萬億美元規模。這些巨額財富流失的累積已造成我持續多年的通貨膨脹,并面臨發展為惡性通脹經濟崩潰的前景。

  形勢如此嚴重,本應立即采取措施,堵住財富大規模外流的通道,避免經濟災難;豈可徹底放開最后一點金融管制而方便財富更大規模外流?

  因法紀廢弛,我們已流失巨額財富,乃至金融和經濟安全危若累卵;此時還要暫停部分法律,弱化現有法律僅存的一絲作用以擴大金融開放,求死何其急也!

  重大的經濟災難所引發的社會動亂其劇烈程度無疑遠遠超過一切“顏色革命”,如阿根廷的經濟災難使其政權頻繁更迭,短期內就換了五位總統。

  上海自貿區將是導致我經濟全面崩潰的巨大財富失血口

  中國不是法治國家,更少金融監管和透明公平機制,因而金融開放的風險更大,后果更嚴重!正如有學者指出的那樣,上海自貿區很難維護有效的金融邊界,當今中國有數百家外資獨資銀行(卻無一家中資獨資銀行),這些外資獨資銀行一般都會在上海自貿區設點,且其在我境內也都有很多分支機構營業網絡,資本無孔不入,我又法制缺失,在當今電子貨幣時代,外資銀行在自貿區的分行與其在我境內分支機構的貨幣流通如何監控?談何金融邊界?而如果不能維護這條金融邊界,談何管控金融風險?因此,以金融開放為主旨的上海自貿區將成為我財富流失和熱錢進出的最大最便捷的通道,并因此而成為導致我經濟全面崩潰的巨大財富失血口。(上海自貿區為增加金融業服務的GDP難道要以犧牲國家民族的經濟安全為代價嗎?)

  在當今中國法紀廢弛的腐敗環境下,人民幣一旦可兌換必導致經濟崩潰!

  多年來,一些金融高官和學者總是將人民幣國際化當做金融“改革”的主要目標而竭力鼓吹,全然不顧其巨大的風險。

  2013年12月央行出臺了《中國人民銀行關于金融支持中國(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建設的意見》,被稱為“央行30條”;加上此前中國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出臺的21條措施,主管金融領域的“一行三會”已經出臺51條支持上海自貿區的政策和措施[注3]。上海自貿區金融工作協調推進小組組長,上海常務副市長屠光紹也說,必須采取一些與國際接軌的措施。金融監管部門已經在考慮與國際接軌的問題,“一行三會”的協調監管已經在上海自貿區啟動[注4]。為開放金融,上海自貿區2014年還將“按照國際通行慣例”進一步減少其負面清單中(對外資)的限制措施[注5]。

  前不久,原央行行長、現任全國社;鹄硎聲h組書記戴相龍還說過,“加快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是當前人民幣國際化的當務之急!盵注6]

  人民幣“國際化”可行乎?徹底放開其資本項目兌換管制福耶?禍耶?

  戴相龍也承認“當前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已經較高,可兌換和部分可兌換項目達到34項,占全部交易項目的85%,國際社會低估了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笨梢,是所謂“國際社會”嫌“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太低,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完全可兌換是為了滿足“國際社會”(國際資本)的愿望,為此我國已開放了全部資本兌換項目的85%。難道不正是這種過度開放造成我巨額財富外流勢不可擋,導致持續多年通貨膨脹,并面臨發展為惡性通脹經濟崩潰的前景嗎?如今不思亡羊補牢,反倒要繼續放開這最后一點殘存的管制措施,可以說,人民幣完全可兌換之日,即中國經濟崩潰之時!

  人民幣最大的軟肋,即中國經濟最大的弱點,不在經濟而在政治。中國腐敗的政治和法制環境,使人民幣至今必須保持其不可自由兌換性質才能有最起碼的金融和經濟安全,否則各種貪腐收入形成的資本外逃,及內外勾結制造的經濟波動,將導致財富外流如大河奔騰般難以阻擋。而現在卻恰恰因中國與國際金融接軌及人民幣越來越接近可兌換貨幣,使中國面臨前所未有的巨大金融風險。

  因此,鏟除腐敗,嚴肅法紀對我生死攸關。而在我未能建立有效的法制環境消除資本外逃的源泉及防范國際金融資本的掠奪時,嚴格必要的外匯管制政策,放緩金融與國際接軌,則也是必須堅持的生死攸關的原則。

  目前我金融領域最嚴重的問題不是開放不夠,而是單方面過度開放造成的巨大損失和風險,在法制環境等條件尚未成熟時就急于與國際接軌,恰恰是又大大增加了原已非常巨大的風險。

  實際上,因人民幣可兌換程度已經很高,不僅經常項目(貿易),就是真正有益于國際貿易的資本項目都已完全不受影響。因此,放開資本項目的最后一點外匯管制對于發展經濟其實已無實際意義,只是有利于資本短期的大規模進出而徒增金融風險。

  綜上所述,人民幣能否實現完全可兌換進而國際化,首先是政治,而非技術問題,更非靠繼續擴大開放可解決的問題。只有徹底消除嚴重的腐敗,及因此而產生的資本外逃和內外勾結制造經濟波動的源泉,只有具備這個前提基礎才能談到技術性問題的解決。

  某些學者主張,金融銀行業應先對內開放,再對外開放;在此基礎上先實現利率市場化,然后再匯率市場化。這個次序是不錯的。但即使這個正確的金融和人民幣可兌換改革次序,也要在徹底消除嚴重的腐敗,具備嚴肅的法制環境這個政治條件下才是可行的,否則仍然是巨大的風險!

  中國經濟早晚要融入世界經濟體系之中,這對中國和世界都很重要。但當今世上沒有一個富強的大國能夠將其復雜龐大的社會經濟體系建立在腐敗混亂的基礎上。如腐敗盛行法制缺失的問題不解決,中國就必須與世界金融有所隔絕。腐敗及法紀問題永遠不解決,中國金融就只能永遠與世界經濟隔著一條難以逾越的鴻溝。中國能否避開前進道路上的劫難和陷阱,真正步入富強的大國行列,如何清除掉自身潰爛的毒瘤,蕩滌腐敗發臭的污泥濁水,并建立起真正法制化的社會制度,是一道繞不過去的歷史關隘!

  當前中國經濟問題的癥結

  當今中國經濟問題的癥結恰恰是大規模流失財富,其造成的通貨膨脹因素不僅大大增加了經濟災難的風險,又嚴重封殺了社會利潤空間。

  自1993年6月以來,為美國等外國利益服務的經濟政策及其造成的巨額財富損失和外流,徹底封殺了我國的社會利潤空間。(最初這是由緊縮貨幣和高稅率的經濟政策造成的,此后更嚴重的財富外流,及大規模侵吞社會財富形成的非法收入造成貧富懸殊等等,又消滅了大量社會需求,并全面大增了經營成本,從而使我國缺乏社會利潤空間的狀況固定下來。)大部分企業因此倒閉,原有的經濟關系已無法維系再生產,只有拼命壓縮成本一條出路。因此統統是短期行為,為生存而掙扎,過一天算一天,不僅根本無力自主研發,技術上永遠依賴外國;而且假冒偽劣,野蠻運輸,環境污染越演越烈,經濟秩序空前混亂(這不僅有道德方面的牟利動機,更有強迫性的生存動機)。

  工人工資也被壓縮到只有最能吃苦的新工人階級(農民工)才能勉強維生的程度,大學生嚴重的失業問題,其實質也是因許多行業難以盈利而鮮有敢開公司創業者,已有公司也不斷停業倒閉。企業萎靡自然對白領需求不旺。

  我們財富外流的嚴重狀況前面已有表述,這里不再重復。因我財富外流嚴重,美國的金融及經濟危機全部轉移到中國,美國反而沒有通貨膨脹,中國的通貨膨脹卻沒完沒了。除財富外流,大量的資源錯配浪費及腐敗揮霍等負效率造成的通脹因素導致社會經營成本大增,及需求抑制,又進一步封殺了我國的社會利潤空間。我們一個并不富裕的國度竟有6000萬套空置住房,我們的財政開支中行政管理經費比例高居世界第一,接近20%,高出美國近一倍,高出其它發達國家好幾倍[注7],我們有著世界上最昂貴的政府。此外,我國的商品流通成本也高得驚人,處處地方保護,公路到處是收費關卡。因腐敗導致法紀廢弛,流通秩序極為混亂,零售業(包括外資零售巨頭)經常無故拖欠貨款,商業銀行和保險業也未能為國內商品流通提供可靠的金融和保險支持。以上這些均大大增加了國內商品流通費用和風險。很多產品零售價高于出廠價數倍。同樣的中國產品,在國內賣價可比在美國高數倍。

  羊毛出在羊身上,所有這些通脹因素最終都要攤到社會經營成本中,既大增成本也抑制需求,從而將我社會利潤空間嚴重擠壓封殺殆盡。

  當一個社會的利潤空間被徹底封殺而只能靠不斷壓縮成本才能維持時,其民族生存發展權實際上已被剝奪,只能走上不斷犧牲質量標準、生態環境和人民生命健康的不歸之路。

  看看我國產品成本結構的變化吧:

  我國經過1949年勝利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徹底打倒了帝國主義和官僚買辦勢力,打倒了封建地主,我們的產品成本中再沒有了財富外流和封建地租,也沒有了法紀廢弛、權力尋租、及地方重重關卡、債務拖欠造成的各種不必要的腐敗成本。新中國因光榮的民主革命而形成當今世界最便宜的經濟成本系統,也因此具有最強的經濟競爭力。(改革開放的所謂經濟成就無非是在吃我們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的老本。)

  而現在呢?我們的產品成本中不僅有最嚴重的財富利權外流,而且有政府賣地形成的高額級差地租和絕對地租,各種腐敗成本和資源錯配造成的浪費更是史無前例。這些不必要的殖民地國際剝削和封建剝削、及各種腐敗成本的復辟占了我們商品成本的大頭。僅此就足以表明中國人民已徹底喪失了民主革命的一切成果。

  我們全球最高的儲蓄率因企業利潤空間被封殺而無投資機會,只能或流向境外支持美元,或跑到樓市、股市、期市、商市興風作浪,加劇金融和經濟波動,方便國際金融資本剪羊毛。我本應轉化為投資去創造財富的大量儲蓄反而加大了財富外流。

  宏觀經濟管理的目標是什么?其效率體現何處?一曰減少風險,二曰增加社會利潤空間,唯普遍增加社會利潤空間才能擴大就業;而我們卻因社會財富大量流失導致企業經營成本普遍大增,徹底封殺了社會利潤空間,形成了通脹與失業并存的嚴重局面,而且還面臨巨大的宏觀經濟風險。這是效率最差(完全負效率)的宏觀經濟管理,這就是我們的“經濟改革”嗎?還要“寬容改革失誤者”?禍國無罪?禍國無責?如此法紀廢馳,“弊將安救?”

  關于當前我國經濟改革、宏觀管理的方向

  基于當前我國經濟問題的現狀和癥結,我們的經濟改革和宏觀管理應是對癥下藥,首先要嚴肅法紀,糾正財富大量外流、資源錯配等重大宏觀謬誤,以降低風險提高效率;而非南轅北轍,靠擴大金融開放增加財富流失,及在腐敗的環境中松弛法紀,以無法無天的災難性“市場化”尋求出路,這樣的“出路”只能是一條死路。

  一.嚴肅法紀應是當前我國經濟改革的首要問題

  市場并非萬能,市場經濟商品交換有一最基本前提,即嚴肅的法制環境。并非有益于社會之正道才可掙錢,造假幣、坑蒙拐騙、賣國、破壞生態環境、販毒、貪污賄賂、搶劫、偷盜、假冒偽劣等歪門邪道也能發財。唯以法制手段有效堵住一切靠損害社會謀利之途,社會成員才能在其謀利動機驅使下,通過市場“看不見的手”,以等價交換方式增進社會利益。否則,無法紀維系之商品經濟必為災禍!因此,嚴肅法紀,堵住一切損害社會利益的歪門邪道,應是當前我國經濟改革的首要問題!

  二.糾正金融單方面過度開放,制止財富外流,應是當前宏觀管理的首要目標。

  由于我現在的腐敗法制環境,所有通向外部的血管只能是以我單向失血為結果。因此,必須盡快糾正金融領域單方面過度開放,重新嚴格外匯管制,堵上財富外流閘門。這既能大大降低宏觀經濟風險,又可大增社會利潤空間,擴大就業(尤其大學生)。而且這也完全符合《服務貿易總協定》有關文件中所認同的金融業審慎原則。

  糾正單方面過度開放其實技術上并非難事,只要堅持開放的對等原則,要求我對其開放之國也平等地對我開放同樣的領域,否則即根據對等原則停止對該國開放。我國金融領域20大量外流財富及單方面過度開放的事實足以說明這個最重要的經濟部門早已被外國勢力嚴重滲透。因此,扭轉單方面過度開放和財富大量外流的嚴重金融形勢,必須徹底清除支配這個領域的買辦內奸勢力。

  三.在嚴肅法紀,夯實市場經濟得以維系發展并糾正財富大量外流的基礎上,還須采取以下幾項能有效增加商品供給,降低通脹,減少浪費,并擴大就業的重大宏觀管理措施:

  1盡快糾正以大量空置房屋等舉世罕見的資源錯配,將資金投向(或引入)真正產生效率的瓶頸部門(水電、水利、農業、教育、科研、國防、醫療、航天、氣象、環保等)。

  2.減輕企業稅負,由于所減企業稅收即直接增加企業利潤空間,而企業利潤在銷售額中平均不足10%,因此企業利潤對商品供給(銷售額)的影響有10倍以上的杠桿調節作用。所以此舉是有效抑制通脹并擴大就業的良方。對企業減稅不僅使稅收可以不減少,而且還可大大增加財政收入。這是因為減稅金額對企業應納稅基礎也有10倍以上的杠桿調節作用。

  3.消除國內商品流通障礙降低流通成本擴大市場規模

  我們混亂的法紀和流通秩序扼殺了我們自己的市場和生產力,使我們低成本的豐富勞力資源只能為國外秩序更好更有效率的市場生產。如果我們能嚴明法紀,認真整頓流通秩序,認真解決債務拖欠問題;并清除地方保護主義,取消大部分公路收費,消除一切限制國內商品流轉的障礙,定能顯著降低商品流通成本和零售價格,大大擴大市場規模。順利實現向內需為主的結構調整,并抑制通貨膨脹。

  4.正確使用外匯儲備,抓住有利時機建立國家戰略價值資源儲備。

  增加金銀儲備,減少根本沒有保值能力的美、日、歐等西方債券在外匯儲備中的比例。禁止進口禍國殃民亡族滅種的轉基因農產品,抓住美元階段性強勢(各種戰略資源產品價格回調)的有利時機,在兼顧流動性的基礎上用外匯儲備建立國家戰略資源價值儲備(金、銀、油氣、重要金屬等基礎資源),即儲備了財富價值(保值),也可以基礎資源儲備穩定物價。以于我有利的方式減少順差和外匯儲備,堵上這條財富外流的重要通道。為此應立即廢除黃金、白銀等我最需要的價值資源的進口關稅及一切進口環節稅,增加其出口關稅及出口環節稅,鼓勵民間進口儲備戰略價值資源。

  5嚴肅法紀加強監管建立公平高效的資本市場

  多年以來,因法紀廢馳,內外勾結,我國股市已成國際資本和買辦權貴的提款機,完全失去了其資本市場最基本的融資功能,使我全球最豐富的儲蓄資源不是流往海外支持美元,就是在國內爆炒房地產。我大量民族產業卻嚴重缺乏資金。

  為恢復股市融資功能,使我豐富的儲蓄能高效率地轉化為真正的產業資本,須嚴肅法紀法規,嚴厲懲處非法牟利,加強股市監管,以重建投資信心。

  總之,宏觀經濟管理方方面面,但該做的大事我們卻都沒當回事,相反卻熱衷那些破財招災的金融接軌、人民幣國際化等負效率乃至自殺作為,(好像只要打著“改革”的旗號就可為所欲為,)以致弄到我們今天面臨通脹與失業并存,金融和宏觀經濟風險空前巨大的嚴重局面。而之所以會如此,還是政治問題,即金融和經濟管理部門被外國勢力嚴重滲透。因此,真正做好宏觀經濟管理該做的如上所述幾個方面的重大措施,其難度還是政治,即必須清除金融和經濟管理層中的買辦漢奸勢力,代之以愛國的專業官員。

  注1:《上海自貿區負面清單2014版將“瘦身”編制工作已啟動》

  http://news.xinhuanet.com/info/2014-01/05/c_133019482.htm

  注2:河南IT渠道網http://www.it12580.cn/news/show-13056.html

  注3:同注1。

  注4:同注1。

  注5:同注1。

  注6:戴相龍:加快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是當前人民幣國際化的當務之急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3-12/16/c_118578993.htm

  注7:見何翔舟 萬斌《中國公共財政支出的有效性評價:1978年以來行政管理成本支出的實證分析》2008年11月17日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網站

  http://www.crifs.org.cn

  楊芳洲

  2014年2月18日

收縮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快 黑龙江11选5任2技巧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前三组 福建十一选五专家今日预测 鼎天配资 幸运飞艇看号技巧图 稳赚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分分11选5平台 中石油股票行情走势图 上海快3开奖走势一定牛 江苏快3综合走势图